本网爆料、投诉:

余杭晨报新闻热线:8008571600(免费) 手机:13735501111 QQ:133571600

余杭新闻网首页 | 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90%中国女人的婚姻都要经历这种潜规则

新闻来源:新浪女性 | 发布时间:2017/9/28 9:02:28 | 我要举报 点击率:2
婚姻婚姻

  我需要一艘永远不会沉的船,因为我害怕面对分离、丧失和孤独终老。

  婚姻可以很强大,比如一段婚姻可以任由一个男人吃喝嫖赌,无所事事,都能勉强维持。也可以很脆弱,忽然有一天,一件小事,就可以让这一切付之东流。

  比如,妻子看到了丈夫给小三儿发的短信,里面的深情款款,是她这辈子梦寐以求、却又求之不得的东西。她以为丈夫根本没有能力爱,但发现,他其实是个情种,只是这份柔情,不在她身上而已。

  决定一段感情生死的,到底是什么?

  一言以蔽之:潜规则。

  有潜规则,就会有显规则。

  什么是显规则呢?

  在咨询中,我会问:“你爱他什么?”

  一般都是这样的回答:“我爱他上进,我爱他帅,我爱他稳重,我喜欢不说话的男人,他很聪明,他很好玩,他家境好……”

  这些都是“显规则”。

争执争执

  “潜规则”是隐藏起来的,不为所见,但其实是决定一段感情生死的关键。

  只要我问一句:

  “你为什么会喜欢上进的男人?为什么他很好玩,那么招你爱?”

  潜规则就会暴露出来。

  可惜,太多的关系,从来不问“为什么”。

  没有“为什么”的世界很太平,就像是流水线一样的生活,你根本不用动脑筋,只要随波逐流地活下去一样,就像一群没有天敌的袋鼠,在澳大利亚的草原上尽情狂奔。

  可是“没有为什么”的世界也很可怕,因为一旦天敌到来,环境改变,你的苦日子就来了。没有水的时候,鱼就要问自己:我为什么没有肺?我为什么不是两栖动物?

  但那时候,为时已晚。

  到底,为什么呢?

  “我从小最大的志愿,就是长大了,一定要找个和我爸爸完全不一样的男人。”

  你爸爸怎么了?

  “他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养活不了,做什么工作都是三分钟热度,换了无数的岗位,钱越来越少,我清晰地记得,小时候和我妈一起到亲戚家借钱的日子。”

  为什么你要跟你妈去借钱?

  “妈妈说,如果带上我,亲戚更容易借钱给我们。”(我想起了地铁上带着婴儿乞讨的妇女。)

  “他自己怕丢脸,就舍得让我们娘俩丢脸!所以我一定要找一个有能力的,真正愿意投入到事业上,而非麻将桌上的男人!”

破裂破裂

  那么,你找的这个老公是这样的人吗?

  “是的,可是他也太极端了,他只有工作,没有生活,只有事业,没有婚姻。”

  那么,你们的婚姻有多少年了?

  “20年了。”

  你在什么时候,开始觉得没法过了?

  “去年。”

  那么前19年,你给这样的关系打多少分呢?

  “60分到70分之间吧。”

  为什么去年忽然觉得不能忍了呢?

  “因为他过不下去了,他说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让他有生活的女人,他不喜欢这样没有“盐味儿”的生活,不喜欢总是我靠着他,他觉得太累了。”

  那么,为什么他现在才觉得累呢?以前为什么没有觉得呢?

  现在轮到这个男人开口了:

  其实当年我喜欢她,就是因为她有一种“我见犹怜”,楚楚动人的感觉。我为什么喜欢她这一点呢?可能因为我的原生家庭,就是有这个特点:男人很强大,女人很柔弱。我爸独挡一面,我妈完全服从。他们很恩爱,很美好。我一直都觉得他们是我学习的榜样。

  但是……现在我开始明白,为什么我爸爸看上去总是不快乐了。

  虽然整个家族都给他非常高的赞誉——他养活了上百口子的亲戚朋友,但是他没有自己的生活。

  我现在才发现,我根本没有接近过我的爸爸,他太孤独了。

  我前半生所有的努力,都是想要追上他,超越他,但最后我却发现:当我和他“并肩而行”的时候,我才明白,为什么过去他总是不希望我那么出色的原因了——他不想让他儿子,再过他的生活。

  这是我父亲去世多年后,我才明白的道理,我最遗憾的是,当我明白了他的苦心之后,却没有机会再和他谈谈了……

孤独孤独

  现在也许你明白,什么叫做显规则了:

  显规则就是我们的“期待”。

  一个女人从小目睹父亲的无能让全家蒙羞,于是她想要在自己的亲密关系中完成一次蜕变:我要找到一个和我爸爸相反的男人。

  这个男人呢?也想要成为一个超越父亲的男人,他觉得父亲一直都阻止儿子成为像他一样的男人,于是他找到了一个可以给他全部崇拜的女人。

  她们的显规则是:你做超级爸爸,我做乖乖女儿。

  潜规则是我们真正的“渴望”。

  当这个男人终于超越了爸爸,当这个女人终于享受到了衣食无忧的生活以后,他们的“表层需要”已经得到满足了,“深层需要”就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  什么是“深层需要”?

  “深层需要”,就是完成父母未能完成的整合。

  在他们的原生家庭里,都有未完成的事情:女人的母亲无法接受自己的强大,男人的父母无法容忍男人弱小。

  当我们无法接受自己强大的时候,就倾向于找一个强大的伴侣;当我们无法接受自己弱小的时候,就会对小鸟依人的感觉无法拒绝。

拒绝拒绝

  这种对自己弱势功能深深的不接纳,就是一枚定时炸弹,它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段被各种无常的变化所引爆。

  就像是没有长出肺的鱼,永远都生活在危机中——没有水了怎么办?

  当我们的“表层需要”已经被彻底满足了,或者无法满足的时候,就是炸弹引爆之时。比如在文章一开始我举的例子——一个形同虚设的婚姻,也有它的潜规则,那个潜规则,还是我们的表层需要:

  我需要一艘永远不会沉的船,因为我害怕面对分离、丧失和孤独终老。

  如果我们用进化心理学的角度看关系,可能要比从道德角度看,会更清晰一个关系的走向。

  当我们的游戏规则,无法和环境变化以及我们自身的改变相匹配的时候,生产关系无法适应生产力的时候,就是变革的开始。

  我想要更多vs我受不了,都会让我们无法维持过去的“表层关系”了。

  这个时候,考验的就是我们的人格水平的“弹性”。

  就像是你看到进化树上,一开始有很多种生物,慢慢地有些线头就断掉了,有些线头不断延伸。

  我们每个人,一生也都在进化,有些人一辈子只能活在一种环境中,只能用腮呼吸,只能活在某个水温范围内,只能吃一种食物,当改变来临的时候,只能有一个选择:去死。

  有些人,则可以开始进化,开始努力长出肺,努力适应没有水的生活,可以让线头继续延伸下去,可以赢得拥有更多主动权的人生。

  一直延伸到今天,我们就是这样努力适应,进行各种创造性改变,改变各种游戏规则,而活下来的。

  就像是我们的婚姻,一开始就是经济制度和生育制度,和情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直到上个世纪50年代乃至上个世纪80年代之前,都是如此。

  而今天,它基本算是情感制度了,女人不靠婚姻维持生存了,不靠养孩子换取粮食了,不用经营“长期卖淫”的生活了。

  人类依然在进化当中。

  在未来,可以确定的是,像“直男癌”、“圣母女”、“渣男”这样的男女,可能会慢慢被淘汰,因为他们的存在,要么不再适应不断进化的情感世界,要么伟大的历史作用会慢慢地降低。

  比如渣男对这个时代的贡献,就是让很多女人学会了脚踏实地活下去,或者他们会逼迫很多幻想中的女人面对现实,他们的破坏,才能带来我们对亲密关系的反思和深刻理解。

  在一个解构的年代,他们的历史意义是很重要的,在一个建构的年代,比如中国女人没有那么缺爱了,大家的情商随着进化不断提升的时候,他们就没法蛊惑“未成年”的成年人了。

  那时候,就是这个族群慢慢衰落的时候。

包容包容

  你看,时代,有时代的“潜规则”,每个人又有每个人的“潜规则”,这些规则都指向一个字:“中”。

  对中国的“中”,这个“中”其实意味着,一种恰到好处的亲密关系和人生观。意味着你需要整合过去生命中无法整合的。

  比如:我需要一个强大的男人,但是不是意味着我自己就不能强大?为什么女人不能自我强大呢?

  比如:我想成为一个强大的,为他人所需的男人,然而是不是意味着,我一辈子都要做“雷锋”,成为“大母神”,喂养我身边所有人,是不是我也可以拥有我自己的生活?我是不是也可以跟其他人提出需要?

  这个“中”就意味着新陈代谢的平衡,意味着施与受、自我与他人,个人与世界,爱与恨的动态平衡。

  所有极端,都必然会在某个时间段崩盘;

  所有不平衡,都必然会在某个点上反弹;

  所有幻想,都要以接地气告终;

  所有获得,都要支付相等的代价。

  所有的人,都逃避不了进化,改变和适应。

  而这一切真正的改变,来自我们退无可退,忍无可忍的时候。

  没有足够的疼痛,我们不会改;没有足够的危机,我们不会改;没有足够的空间,我们也不会改。

 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领悟,必然要痛彻心扉。所有规则的更替,都需要你付出必死的勇气。

  你唯一能决定的,就是什么时候,捅破这层窗户纸。

  也许,这也不是你能决定的。


     作者:     编辑: 徐卫良

相关新闻

网站首页| 管理入口| 站内搜索| 帮助信息| 联系方式|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返回首页

余杭区委宣传部 主管 余杭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杭州网新闻网站加盟单位
地址:杭州市余杭区北大街132号利群大厦20F 邮编:311100 广告业务:86165206 电子邮件:66eyh@sina.com
浙新办[2005]21号 | 新闻许可证 0102006 | 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08107628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0263号

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归属余杭新闻网(杭州余杭晨报传媒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
法律顾问:浙江奇沁律师事务所律师 沈晓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