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爆料、投诉:

余杭晨报新闻热线:8008571600(免费) 手机:13735501111 QQ:133571600

余杭新闻网首页 | 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玉琮传奇

新闻来源:余杭新闻网-余杭晨报 | 发布时间:2018/5/25 22:13:10 | 我要举报 点击率:2

  瓶窑汇观山,是“良渚文化”时期的著名祭台。当考古人员从墓中发掘出一只刻有神人兽面纹的镯式琮,震惊了考古界……

  考古界为何如此震惊?原来它是良渚玉器中最早刻有“神徽”的玉琮。外方内圆的玉琮,在良渚文化中是最引人注目的祭祀重器,它象征着拥有者的社会等级和高贵身份。那么拥有这只最早刻有“神徽”玉琮的墓主人是谁?为什么会葬在汇观山祭台?这一连串的疑问,将好奇的人们带进五千年前的良渚部落……

  一

  渚城部落,遍地沼泽,瘴气弥漫;密林中,传来淙淙流水声。

  草地上,一个头戴花环,腰围豹纹兽皮,手持木钗的姑娘正开心地找寻着什么……

  她叫阿英,是部落首领风的女儿。风有着风华绝代的老婆,总想能生个儿子来继承他的领地,可一次次的努力都以收获女儿而告终。

  阿英在众姐妹中排行老七,美丽的面庞加上银铃般的笑声,在众姐妹中出类拔萃。每天看着族人外出狩猎,她总梦想着能和族人一样奔跑于丛林之间。阿英爱笑,族人满载而归时燃起篝火,她便用唯美的舞姿迎接族里的英雄。在阿英心里,英雄是伟大的,她也要成为英雄。

  一天,阿英偷偷溜了出去,希望自己像族里的英雄一样打到獐子或狍子。可是,她实在低估了这片漫无人烟的沼泽,她迷路了……

  二

  “喂,有人吗……”

  这声音回旋了一下,就在鬼魅的沼泽里消失得无影无踪,寒意亦从心底升起。唉!英雄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当的。阿英心中有了一丝悔意,她用木钗试探地面,艰难地往前走着。突然,寂静的身后传来一阵水哗声,一个满身鳞甲的怪物悄悄向她逼近。阿英这样一个水灵灵的姑娘,足以让它美餐一顿了。

  阿英并不知道危险已降临,转过头见淤泥中挪动着一个黑黢黢的怪物。她用手中的木钗试探了一下,没想到凶残的怪物张嘴就“咔嚓”咬断了木钗,张着血盆大口朝阿英逼来。

  “走开,你给我走开……”阿英的声音苍白无力。她跌跌撞撞地奔跑,却并没让她离怪物远些。相反,淤泥拖住了阿英的双脚。完了,眼前的怪物即将吞噬自己。绝望的阿英闭上了眼睛,极度的恐惧使她晕厥过去。

  当阿英再次睁开双眼,就见那怪物的长嘴已被藤蔓死死缠住,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拼命地用木棍敲打怪物的牙齿。怪物的嘴被缠住,有威发不出,只好不断翻滚身体,来抵挡青年的敲打。

  场面有点血腥和残忍。怪物已被敲下二颗牙齿,估计再来几棍子,那怪物就会死掉。阿英善良,忙喊道:“阿哥,别打了,快放过它。”

  “放过它?”青年转过头,“它刚才要吃了你,你不恨它?”

  “恨!可它也是一条命呀。”阿英的祈求让人无法拒绝。

  “好吧!”青年扔掉手中的木棍,捡起敲下的二颗牙齿放进挂在腰间的皮囊中。

  “有了这二颗牙齿,师父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青年嘴里说着,整个人骑到怪物身上,他一只手扳住怪物的嘴,另一只手快速解开藤蔓,然后一个飞身跳了出去……

  怪物没了藤蔓的束缚,又掉了二颗牙,挥动着尾巴钻入沼泽,将身子埋进淤泥遁身而去。

  “阿哥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  “不用谢!这孽障叫鳄,本是神物,因伤人性命被贬在於泥里找食。千百年来,这孽障恶性不改,躲在此处伤人。”

  阿英迟疑了一下,声音很轻地说:“你叫什么呢?”

  “叫我阿布吧!大家都这么叫。”

  年轻人比较容易沟通,特别在这人迹罕至的沼泽林里。林中没有阳光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。阿布抬头透过树枝的缝隙看了看,说得赶紧出去,不然就要在林子里过夜了,没有火种,扛不住。

  刚经历了生死,阿英也不敢多呆,她跟着阿布往林外走。天越来越黑,阿英的心紧张到极点,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攥住了阿布的手。

  阿布的手明显颤抖了下,但很快恢复了正常。

  出了沼泽,天已黑了,疲乏的二人就地休息,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……

  三

  夜色渐渐退去,朦胧中,巨大的轰鸣声将二人惊醒。

  “不好!地在颤抖,肯定是神灵发怒了!”阿布说。

  等二人赶到渚城, 眼前已是一片狼藉。当惊愕中的阿英回过神来,她朝废墟歇斯底里地喊:“阿妈!阿爸!……”

  阿布也被眼前的惨状惊得手足无措,他不知怎么去安慰眼前这个女孩。

  就在这时,一拨人冲了出来,他们在废墟中搜寻幸存者。

  阿英朝着一个高大的人喊了声“阿爸”,然后猛地扑进那人的怀里哭了起来。

  阿布见阿英找到阿爸,他悬着的心放下了。这时,阿布想起还在玉作坊做玉的师父,急忙朝玉作坊冲去。

  茅草搭成的玉作坊份量不重,灾难发生时,阿布的师父鞠正在制作玲珑塞。做玉的玉工,分阳工和阴工。阳工主要制作祭祀重器和佩饰品,阴工制作的却是冥器。鞠是阴工。

  鞠在做玉的时候十分专注,因他做的玉器是死者享用的。对于死者,他无比敬重。也许是太专注,大地猛烈地颤抖都没引起他的警觉。“咔嚓”一声,头顶的草棚震落下来,将他盖了个严严实实,工具台上垫着的大石板也猛地翻下,砸中鞠的手臂,他晕了过去……

  幸亏阿布及时赶到,救出师父。他就近搭了个简易草窝子,攀来树枝夹住师傅的胳膊,便去寻接骨草为师父疗伤。

  这场空前灾难,让渚城遭到重创,浊水四溢,蛇鼠乱窜。更让人担心的是,早就窥视渚城的水族首领共公,竟趁乱来犯。

  百姓为了活命,纷纷逃难。作为渚城首领的风,仰天长叹“天灭渚城”。正当他心急如焚时,属下来报,大禹王治理水患即将到达渚城。百姓有救了。

  首领召来大祭司,商量迎接大禹王的事宜。大祭司说:“首领,这次蒙难定是有人得罪了神灵。大禹王前来治理水患,必先求得神灵的宽恕,我们需搭建祭台等待大禹王祭祀神灵。”

  首领对能通灵的大祭司历来言听计从,他当即吩咐大祭司操办祭祀事项。但大祭司为难地说:“首领,大禹王祭祀,非同寻常,需寻找灵地建祭台,耗时耗力。”

  首领说:“这好办,你明天就勘察灵地。人要多少我给你多少!”

  大祭司仍显为难:“首领,就算有祭祀灵地,没通灵宝器,也无法完成祭祀。”

  “嗯?”首领瞪着大祭司:“这又是为何?”

  “回首领,大禹王每到一处治理水患,都要用通灵宝器。每次祭祀完毕,为示诚心,他都将宝器就地埋葬。没这通灵宝器,大禹王就无法和神灵沟通。”

  听闻此,首领手一挥召来管事,令他马上吩咐玉工赶制通灵宝器,并且定要在祭台完工前制作完成,确保祭祀顺利举行。

  安排妥当,大祭司躬身告退,带着一帮人去勘察建祭台的灵地。

  四

  大祭司来到汇观山,恰巧一阵旋风卷着枯草落叶冲向天空。他定神一看,赶忙俯地膜拜。原来,此处地势开阔,旋风直冲天空,对面的窑山突兀而立,分明是个龙头,此处正是通灵之地。大祭司当即吩咐手下做好标记,自己回去禀报首领,准备择日动工。

  大祭司回到渚城,首领风正在大动肝火。管事派了个千夫长去找玉工,想不到几名阳工师傅都在灾难中丧生了。千夫长无奈,竟将阴工鞠和阿布带到渚城交差。

  制作通灵宝器非同小可,鞠和阿布俯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。

  鞠祈求说:“首领,小人是个阴工,本就不适合制作祭祀重器,加上手被重创,无法担当重任!”

  站在边上的大祭司看着俯在地上的鞠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没错,是他。虽然几十年过去了,对方容貌已有很大改变,但仇恨的种子使他一眼认出了鞠。就是眼前这个人,使自己无法在族里立足……

  原来,大祭司和鞠原是一个族里的人,他叫措,从小就没父母。那一年,族人打到一只野山羊,扛回族里等待分配。措知道后打死看守,偷了山羊打算藏起来一人享用,却被路过的鞠发现。鞠的叫喊,引来了措被族人追杀。

  按照族规,在族里偷盗食物是要被处死的,更别说他打死了看守。措为了保命仓皇而逃,没想到遇到狼群。被狼围攻时,他的脸被抓烂了,幸亏出巡的祭司救了他。措从此毁了容,并认祭司为义父,才有了今日渚城大祭司的职位。

  首领见无人敢承接通灵宝器的活,非常恼火地骂道:“滚,都是些酒囊饭袋。”

  鞠和阿布刚要退下,大祭司上前禀报:“首领,阳工通灵,阴工亦通灵,眼下没有阳工,就让阴工担此重任,以便早日祭祀天神。”

  鞠一听不对呀,自己是个阴工,这大祭司怎么要自己承担制作任务呢?况且自己根本没见过通灵宝器,更别说制作了。他刚想推辞,首领已将手朝他一指:“制作通灵宝器的大事,你干!”鞠出来时,愁容满面。阿布安慰道:“师父不急,天下之活,都是人干的,我就不信我们还制作不了宝器。”

  “你懂什么?”鞠第一次吼了徒弟。他见阿布不知天高地厚,顾自摇头叹息。

  “师父,我昨日得了一宝贝。这是鳄龙的牙齿,为天下最坚之利器。制作通灵宝器所需的白石属天下圣石,硬度高,其他物件根本无法划动,但它可以。有了它我们便能事半功倍。”阿布自信满满道。

  五

  首领的命令不得违背,但要想制作出合格的宝器,就得先知宝器的样子。鞠和阿布都没见过宝器。没办法,二人找了块灵石,没日没夜地构思着宝器的样子。那时的生产力非常低下,玉器制作的工具也很落后,使用的是石斧、苎麻之类的原始工具。当然,他们的智慧是不容低估的,比如他们用麻绳制作的纤钻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阿英常去工棚看阿布,她喜欢看到阿布专心致志的样子。而阿布每次见到阿英,也会觉得身上有股使不完的劲。这天,阿英偷偷带着一条烤熟的狍子腿来找阿布。阿布吃着香喷喷的狍子肉觉得特别幸福。鞠看着这两位年轻人,心底掠过一丝不安。

  设计出的宝器模样,一次又一次被大祭司否决。而距祭祀的日子,一天比一天近了。鞠愁得头发都白了。

  阿布正在用孽障的牙齿刻着灵石,这时恰巧遇大祭司前来督工,当他看见阿布手中的牙齿,刹时脸色大变,让人将阿布和鞠抓了起来。大祭司说阿布手中的牙齿是神灵的牙齿,用神灵的牙齿雕琢玉石,触犯神灵,而渚城这场前所未有的灾难,就是因为鞠的徒弟触犯了神灵。

  渚城没有监狱,都是画地为牢,鞠和阿布被就地囚禁。

  大祭司的目的,就是要借首领的手处死鞠和阿布。但管事告诉大祭司:“水族来犯,首领已带部队出发抵御。”

  按部落规矩,首领不在部落事项可由各族长老商议。大祭司趁机散布谣言,说鞠和徒弟触犯神灵,才引起部落灾难。

  听了这谣言,整个部落的人都愤怒了,要烧死这两个给部落带来灾难的人。阿英闻讯肝肠寸断。她要拯救阿布和他师父。可是,父亲外出打仗,自己又没帮手,她只好哭泣着去求母亲。

  母亲叹息道:“孩子,阿布和他师父都是奴工。此事长老们已经做了决定,我也不好加以阻止!”

  阿英求母亲不成,就藏了把骨刀跪着去求大祭司和长老们。

  大家早被大祭司蛊惑得失去理智,毫不理会苦苦哀求的阿英。关键时刻,阿英只得拔刀以死相逼!

  六

  毕竟是首领的女儿,在场的人都被阿英的举动惊住了。

 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,人群大乱,三条鳄龙不声不响地潜入人群,开始疯狂地撕咬。

  年轻人都外出打仗了,围观的基本是老弱病残,长老们吓得面无血色。

  鳄龙逼近了跪在地上的阿英。眼见阿英要惨遭不测,囚禁在圈内的阿布猛地冲了出来,扑向鳄龙。阿布紧紧抱住鳄龙翻滚着。突然,鳄龙甩头咬住了阿布的膝盖,“咔嚓”一声,阿布的一条腿就被扯了下来,鲜血喷射而出。但阿布依然死命抱着鳄龙不放,用石头拼命敲打鳄龙的头……

  圈内的鞠此时也冲出圈子捡起一块石头和鳄龙搏斗……

  大祭司回过神来想跑,却被鳄龙死死咬住。此时,阿布身下的鳄龙已经断气。他挣扎着扑向撕咬大祭司的那条鳄龙。阿英也举起骨刀,对着鳄龙猛刺……

  大祭司和人群获救了,可阿布和鞠已面目全非……

  大祭司怎么也没想到,身负重伤的阿布会舍命相救。望着阿布和鞠支离破碎的尸身,阿英什么话也没说,默默地整理着阿布和鞠的尸体。可是,阿布的一个膝盖怎么也找不到了。一名长老走到阿英面前,说:“他们是英雄,我们会厚葬鞠和阿布的!”

  阿英木然地对长老说:“不,我要用灵石将阿布的身体连接起来,我要让他完整地下葬。”阿英说着,从阿布的腰囊中摸出孽障的牙齿,走到灵石边刻划起来……

  几天后,一块灵石雕刻的膝盖骨做好了。

  大禹王见到这块灵石雕刻的膝盖骨时,深受感动。他说,“这块特别的膝盖骨就是最好的通天宝器。待祭天完成,让这通天宝器永远陪伴阿布,叫阿布在天堂庇护族人。”

  就这样,大禹王祭祀了神灵后,将通天宝器当作阿布的膝盖骨在汇观山祭台旁安葬。几千年后,人们发现了这件稀世珍宝。


     作者: 楼科敏     编辑: 徐卫良

相关新闻

网站首页| 管理入口| 站内搜索| 帮助信息| 联系方式|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返回首页

余杭区委宣传部 主管 余杭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杭州网新闻网站加盟单位
地址:杭州市余杭区北大街132号利群大厦20F 邮编:311100 广告业务:86165206 电子邮件:66eyh@sina.com
浙新办[2005]21号 | 新闻许可证 0102006 | 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08107628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0263号

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归属余杭新闻网(杭州余杭晨报传媒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
法律顾问:浙江奇沁律师事务所律师 沈晓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