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爆料、投诉:

余杭晨报新闻热线:8008571600(免费) 手机:13735501111 QQ:133571600

余杭新闻网首页 | 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犹闻薄暮钟声

新闻来源:余杭新闻网-余杭晨报 | 发布时间:2018/12/7 22:19:38 | 我要举报

  “当当当——”山谷空旷,行走在江南山水间,透过层层竹林,竟依稀听到或近或远的钟声,仿佛穿越了时空。“借问山阴远近,犹闻薄暮钟声。”眼眶倏地就湿润了。

  自幼跟随父母在校园中长大,生活的节律也随着校园里“当—当—当——”的打点声进行。打点是旧时的说法,也就是钟攥打响报时。那时的学校古朴而陈旧,既没有电铃,也没有闹表,更没有报时音乐,有的只是一口古老的大铜钟,或挂在门口,或悬于树上,或由粗绳牵系,或由小槌顿敲,其声音自是不约而同的深邃庄严、神秘悠远。

  那时,学校敲钟也不叫敲钟,有自己一个非常独特传神的名字——打点。打点上课,打点下课,打点上学,打点放学……“当当当”的打点声一直陪伴我长大。

  印象最深的当属六、七岁时在一所乡村完小听到的“打点声”,那所名曰北寺的乡村完小据说曾是孔子知名弟子林放的居住地,整个校园因此而透着一股言不尽的神秘气息。 

  用于打点的大钟锈迹斑斑地挂在校门口的老槐树上,老槐树足有我大半个人高,歪歪斜斜的,枝桠胡乱地勾勒着天幕。大钟直对的是一排平房,像一段砍下的朽木躺在院子里。从东到西,分布着从小学到初中十来个班级。

  负责学校敲钟打点的,是传达室的大伯。我很喜欢趴在门前的矮墙上看大伯敲钟打点。

  大伯打点看似随意,拿把小槌,当当几下,学生们就从教室里蜂拥而出,追逐嬉闹;又当当几下,学生们又如潮水退潮,回归教室。而操场犹如潮水退却后的沙滩,散落着涨潮时裹挟上来的纸屑落叶。大伯就拿一把硕大的扫帚,将之归拢收纳。待得扬起的尘埃落定,操场里就是一色的土黄。

  大伯有时会远远地冲我挥挥小槌,咧嘴笑笑,笑的时候那嘴里的龅牙好像要砸到大钟上。我便迅速地将小脑袋缩到矮墙后面。打点声再响起时,我就再探出脑袋看看。

  山野的清晨来得早,透过啾啾的鸟鸣,听到的是和白天不一样的敲钟打点声:浑厚、悠远,像来自天外,又似发自谷底。我问大伯为什么早晨的打点声特别响。大伯拿出一把大锤,挥舞了两下,又拿出平素的小槌晃了晃,说:家伙头不一样,声音当然不一样了。大伯还告诉我,很多人家没有钟,敲得响一点,可以提醒行走在山道的孩子,要加快脚步;还有一个,就是为乡亲们报时。所以,学校的第一声打点声响起,山村也就开始了新的一天。

  点一打,我妈去上课,我就在校园里溜达,有时悄悄地溜进教室,蹲在后面的桌子底下听会儿课,觉得无趣了,再钻出来,去寻另外一间教室。点再一打,我便随着蜂拥而出的学生跑到操场上,随他们一起追逐打闹。

  那段日子,我最喜欢听语文课。每次上课的打点声一响,我便随那些语文老师溜进他们的课堂,从一年级的小猫钓鱼到初中的林教头风雪山神庙,我就在一次次打点声的陪伴中,在一个个教室间辗转挪移,熟悉一个个故事。

  不知何时起,那口锈迹斑驳的老钟不见了,换成了一个硕大的铜铃铛,悬挂在一棵老柳树上,还垂下一根绳子。大伯无师自通般轻轻晃动下绳子,铜铃声便响起,缓慢、深远,似带着魔力般召唤着远近的人们。

  再后来,随着父母工作调动,学校里陆续有了电铃,那急促刺耳的铃声很难找到当年“当当当”老钟打点的韵味,“打点”的说法也渐渐被“打铃”所取代。“小市钟声断,高楼月色新。”直到现在,城市里的学校大多有自己的钟楼报时音乐,打点的记忆便越走越远了。那日读到孔子站在林放故里的洙河边感叹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”,突然想起那些年“当当当”的打点声,一声又一声的撞击,声声敲打着心灵,心心念念地唤醒着你去思念那已回不去的故乡。


     作者: 葛鑫     编辑: 徐卫良

相关新闻

余杭区委宣传部 主管 余杭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杭州网新闻网站加盟单位
地址:杭州市余杭区北大街132号利群大厦20F 邮编:311100 广告业务:86165206 电子邮件:66eyh@sina.com
浙新办[2005]21号 | 新闻许可证 0102006 | 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08107628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0263号

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归属余杭新闻网(杭州余杭晨报传媒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
法律顾问:浙江奇沁律师事务所律师 沈晓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