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爆料、投诉:

余杭晨报新闻热线:8008571600(免费) 手机:13735501111 QQ:133571600

余杭新闻网首页 | 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在岁月里留痕的酒与碗

新闻来源:余杭新闻网-余杭晨报 | 发布时间:2018/12/7 22:25:36 | 我要举报

  听奶奶说,爷爷特喜欢喝酒。奶奶嘴扁又瘪,但从瘪嘴里吐出来的词却珠圆玉润。奶奶说爷爷喝的是单一的绍兴黄酒,偶尔也喝点土烧酒。那时虽有“茅台”酒,但爷爷奶奶见都没见过。

  爷爷喝酒用的碗是一只豁了个口,碗外有三个“巴锔子”的高脚黑釉粗瓷碗,补在碗身上的三个“巴锔子”如唐装上的纽结。碗虽难看,但上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。那时覆在凉厨里的碗就是没学过算术的人都数得灵清。爷爷喝酒用的碗虽沧桑感十足,却丝毫不影响他喝酒的心情。奶奶常说,只要有酒喝,爷爷是不会计较碗破线条粗的。就这么只貌不惊人的碗,总在饭桌上唱主角。两碗老酒下肚后,爷爷就用这只碗盛饭吃,没酒碗饭碗之分,倒是没酒喝了,爷爷的脸上会显出一脸的落寞。

  父亲也喜欢喝酒,他喝黄酒,也喝土烧酒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饭桌上出现了啤酒。有了啤酒父亲也不喝,他说啤酒没酒味。后来有了红酒,父亲又嫌红酒不熬味不带劲。

  黄酒、烧酒,父亲虽喜欢喝,但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酒在我家饭桌上经常缺席。这对父亲来说,是件难过的事。为了弥补饭桌上酒缺席的次数,父亲会用自己种的番薯酿酒。做法是将番薯刨成丝,太阳下晒干后在柴灶上用蒸桶蒸,蒸熟后摊凉,拌入酒曲,倒入大缸小缸中密封,任其在缸內发酵,最后是漫长的等待。待到年底,吊上二坛酒,父亲似得了宝贝一样开心。后来粮食宽余了,就改用米酿酒。旧时年底杀年猪、吊酒,是乡村一大景观。

  父亲喝酒用的碗比爷爷用的碗体面多了,那只豁口的碗早已不知去向,但碗口稍有不正的、碗面长细小麻子的还是允许“在岗”的。那时凉厨里的碗虽样子不太好、五官不太正,但都是刻名字的。碗底刻名字的目的,是为了碗借出去后不会迷失回家的路。那时乡村办喜事邻居间通常会借碗借盘来用。2000年以后,那些碗口不正的、碗面长麻子的碗,全都“下岗”了,碗底也不再刻名字了。邻里间借碗用的年代悄然结束。此时凉厨里碗、盘的数量较以往翻了几番,而且鱼盘、冷盘、菜盘、饭碗、汤碗等都各司其职。

  2003年,我家购买了一套欧式的高脚玻璃杯,有点浪漫。父亲喝酒用惯了碗,有了高脚玻璃杯也懒得用。父亲总说杯子小,没碗来得爽快。父亲性情豪爽,若识字,酒喝到兴致上,估计会吟诵苏轼的 “把酒问青天”吧。

  到了现在,酒的品种多如河面上雨后的水泡,光白酒就多得让人眼花缭乱,茅台、五粮液、洋河大曲、泰山特曲、泸州老窖……红酒、啤酒也是品类繁多,国产的、进口的,应有尽有。温饱问题解决后,酒在饭桌上便不再缺席,至于喝酒是用碗还是用杯,全凭各人喜好,但小酒怡情,大酒伤身,为了健康及平安还是得管牢自己的嘴。

 


     作者: 胡根法     编辑: 徐卫良

相关新闻

余杭区委宣传部 主管 余杭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杭州网新闻网站加盟单位
地址:杭州市余杭区北大街132号利群大厦20F 邮编:311100 广告业务:86165206 电子邮件:66eyh@sina.com
浙新办[2005]21号 | 新闻许可证 0102006 | 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08107628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0263号

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归属余杭新闻网(杭州余杭晨报传媒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
法律顾问:浙江奇沁律师事务所律师 沈晓斐